降临

【叶修中心】千秋 4

侑李:

绯红的帷幕最底部的位置如裙摆般垂落于厚而软的地毯上,折出一个角度。人踩上去是悄无声息的。房间内灯光暖而暗,氛围静谧;一些胡桃木制成的家具黑黢黢如阴影冒头;还设有闲置已久、装模作样的银质烛台。墙面上钉有动物头骨,鹿角间投下枝丫斑驳的光影。绣有校名和校徽的装饰毯如幽灵般挂在远远近近的地方,举目可见,按照该校祖传的德行,疯狂地罗列呈现一切似乎值得骄傲的传统。


“这里虽然老派一些不叫在校生喜欢,但更安静一些。”叶秋伸手示意,“请坐。”


他顿了片刻:“庄瑾学姐……”


吴雪峰略略笑了下:“看来你还记得我。”


“她商学院毕业,好像正在纽约工作。”


“我知道。”吴雪峰略微措了下辞,“我们之前分手是因为,异国。”


叶秋看了他几秒。


“现在你也出来了。”


吴雪峰笑着点点头。


“原来是这样,”他恍然大悟,“恭喜。”


“我们见面那次你好像才大一。”


“对。”话题打开,叶秋放松了很多,“那时候刚高中毕业、才入学,什么都不了解,被学院的课程体系搞得一头雾水,也不太清楚自己想搞哪个方向,麻烦了学姐很多次。”


“她不介意,”吴雪峰摇摇头,“她很乐意帮这个忙。”


“说起来我们还是高中校友。”


“对。”


“我记得你是学计算机的。你现在在MIT?”


“对。”


“哪个方向?”


“机器学习。”


“大热门啊。”


“是,”吴雪峰笑了笑,“今年这个方向的Ph.D.比我出来时候难申多了。”


“你是第三赛季结束后出来的吧?”


“对。”


“我哥他在那边……怎么样?”


吴雪峰沉默了片刻。


“第四赛季,虽然我多少知道夺冠没那么容易,但看到输了还是感觉有些意外。”


“我明白。”叶秋点头。


“但以他的承受能力,应该调节得很快。”吴雪峰笑道,“你很担心他?”


“也不是说担心。虽然第二次见面就这么说出来好像很唐突,不过……”


叶秋的手指轻轻在玻璃上敲了敲:“他已经很多年没回过家了。”


吴雪峰了然地点点头。


“我知道。”


这次换叶秋有些意外。


“他跟你聊过?”


“聊过,”吴雪峰说,随后调侃意味地一笑,“不然我也不至于知道他真名叫叶修而你是他弟弟这回事。”


叶秋惯于处理种种交际与冲突的脸上稍稍显出一丝近乎于无奈的窘迫来。


“这没什么奇怪的,”吴雪峰笑道,“我那时候也这样。”


“不常回家?”


“不是不常,”他说,“是几乎不。”


“有一次我哥回北京,是来打客场对皇风——我都记得,那次比分是9:1,我偷偷查了你们的赛程表期待了很久——你们住工体附近的酒店,第二天返回的时候,他留下来给我QQ留言说想回家一趟,但忘了带现金,在东大桥地铁站附近的一家网吧等我,让我去接他。我当时在答辩,听说他要回家,结束后就赶紧跑了过去。那时候刚好是晚高峰,开车路上到处都堵,我就穿着答辩那套衣服挤地铁,从北大东门到东大桥,挤了一路。结果等我到了那里,他跟没事人一样不痛不痒地抽了根烟,告诉我,他又不想回去了,还让我给他五十块坐机场线回杭州。” 


“我听他说过。”


“吴师兄,”他一笑,“我当时冲他发了很大的火。”


“我明白。”


“我简直搞不懂怎么会有这么没心没肺的人。尤其当时我还穿着那套答辩的西装,被挤成那副样子,在那破网吧里跟他吵架,挤了那么久过来就看他抽烟,给他付网费,跟笑话一样。还有爸妈。我妈自从他走了之后,订阅了她根本看不懂的电竞杂志,前一天晚上还正很高兴地跟我爸和我说,叶修赢了。我爸嘴上不说,没人的时候就去他房间里坐坐。我发现之前都难以想象。”


“我有一次打微草的时候也打算回去,”吴雪峰说,“我先回了趟我学校,然后从西门出来坐331回家。到了小区门口,有门禁,我走的时候什么都没带,按理说可以报门牌让物管给家里挂个内线电话确认,或者我直接给爸妈打个电话。我都知道,但我站在那里什么都没做,然后就想,算了。后来叶修跟我说,他回去那次都过了安检了,才发现没带现金买票。他就愣在那里看人进站看了十多分钟。我在想,他那时候是不是跟我一样。”


他的神色很平静,同声音一样有很温润的质地,于这段话后大片的沉默中静静地看着他。


“我不明白。”叶秋说道,声音干涩。


“但我跟他发完火,转身要走,发现他当时穿的那条牛仔裤上有一块陈旧的油渍——就那种明显被洗过的、粘上去很久洗不掉的汤水痕迹。我粗略地看了看,大概有我拳头那么大。我什么都没说,感觉快窒息了,莫名其妙地羞愧,而且难受。我的哥哥,穿着一条拳头大污渍的裤子。”


吴雪峰没回答,只是安慰般冲他微笑了一下。


“喝点水吧。”


他把自己手边那杯没动过的冰水推了过去。


叶秋抿了一口,深吸了一口气。


“他告诉过你当年他跑路化名是怎么回事没有?”


“没有。只说了是离家出走。”


吴雪峰并没有进一步追问的意思。叶秋脸上挤出一丝稍有些感谢和窘迫的微笑。


“其实我很庆幸——虽然无论如何,这样的论调好像都太傲慢了一些,不过事实确实如此——”叶秋说,“我很庆幸他一个人出来之后,碰到的伙伴是你,而不是网吧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小混混。他在家的时候,虽然有些调皮,但毕竟家教一直很严格,所以他也从来没有接触过类似的环境。加上年纪还小,很容易被带歪。”


“不是我的功劳。我去的时候他已经安定下来了,也没什么大毛病,跟他们一起。”


“他们?”


“苏沐秋苏沐橙兄妹俩,还有陶轩。”


“哦,他运气不错。我高考完那年去找他的时候见过那对兄妹。苏沐橙现在也在打职业联赛了,不过她哥哥之后倒是一直没再见到。他现在在干嘛?”


吴雪峰一语不发地凝视了他片刻。


“你不知道?他死了。”


“什么?”叶秋皱起眉头,“对不起,但是——什么时候?”


“就是你见到他们那个暑假,可能过后几天吧。”


“我哥十八岁的时候?”


“对。”吴雪峰说,“我那时候大四,已经收到了想要的offer,当时也没想到要gap几年去打职业。本来之前他们问到我的情况,是打算直接放弃拉我的。后来苏沐秋不在了,人不够……陶轩又来找了我。”


“你的意思是,”叶秋定定看着他,“我哥他,十八岁的时候就开始自己赚钱生活,还带着还在上学的苏沐橙?”




叶秋告别吴雪峰,从俱乐部里出来。夜幕降临已久,空气中充溢着一股湿气。然而在这略微的凉意中,他感到自己心里焦灼地放射着热气,心在胸腔内的震动明显可及,而声音也清晰可闻。这时候大脑内倒是一片空白了。他先走了几步,穿过人群,随后干脆顺着大道跑了起来。街道上灯光明亮,行人窃窃私语,依稀可听见乐器奏鸣的呜咽。


他喘着气推开门,客厅内被点亮的唯有一张变换着屏保的显示器,黑暗的角落里缩着一个趴在桌上睡着的姑娘。


“玛雅。”


她闭着眼,睫毛闪了闪。


“你回来了啊。”


她从桌子后站起来,于睡眼惺忪中把梦间落了一地的图纸缓慢地按照编号收起来。叶秋弯下腰跟她一起整理。


“我问你个问题。”他说。


“嗯,”她揉揉眼睛,“你说。”


“让你十八岁从家里搬出去自食其力,你会怎么办?”


“认真的?”她有些意外地眨了眨眼。


叶秋点点头,看着她。


“坦白说,我根本不可能走。为了我的目标,首先就要解决教育问题。最理想也最水到渠成的途径就是最好的小学、最好的中学、最好的大学。但是精英教育所需的高昂经济成本是我那时候凭自己根本无法获取的。我们总是以为,能来到这里,凭的是我们在同龄人中出类拔萃的个人成就,所以引以为理所应当,”她换了英语,“于是自命不凡,坚信自己被生来就是为了统治世界。那是错觉。我们比我们想象中的更严重地依赖于家庭环境。”


“怎么了?”她接着问。


“没什么。”


叶秋摇摇头。


窗外,雨声淅沥,水珠在玻璃上划出一道蜿蜒而下的水纹,动作无声而隐秘。


“下雨了。”他轻声说。




TBC


第二章完

【all叶】荣耀杯的合伙人(一)

雪日。
杭州铺天盖地全是雪。
中国各地的冬季也纷纷落雪。



路上行人却不少,道路两侧的商铺也营着业——似乎都是在赶着为刚刚降临的冬季存些货。
叶修只身徜徉。
“永远不要打扰一个人的孤独”,这句话说得挺好,叶修想。




“叶秋!你看看,你今年的商业价值又是业内垫底!”崔立如此说着,语气蛮横,“你得了三个奖就开始拽得不得了?呵。你可别忘了,是嘉世给的你那么好的资源!这样吧,你先休息一段时间,在公司里担任个流行音乐导师吧!”

说罢,崔立的眼神透过镜片,露出一个贪婪、令人生恶的嘲笑,似乎就是在等着叶秋吃瘪。
“不必了,我退出娱乐圈。”叶秋语气淡漠,根本没把崔立的嘲讽当回事儿,搞得崔立吃瘪非常,却终是无话可说。




只要叶秋一退圈,那他不出半年就会成为人们口中“昔日的叶秋”了,就算叶秋曾经是多大的腕儿,都会被娱乐圈的暗流卷入无边的深邃海底,然后销声匿迹,渐渐的,无人再会提及他。
这是陶轩早就打好的算盘。


“签好了。”
“不送!”



雪越下越大,似乎能永不停息。


苏沐橙追上叶秋,“一起走!”

叶秋想了想,说:“沐橙,你的合同还有一年半到期,到时候再说!

“再说了,哥还会回来的!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可是……”苏沐橙想说些什么。

“怕一年之后我就会被公众忘记?”叶秋说。

“嗯……”

“沐橙,这个世界上有两种歌手,一种是专业歌手,一种是好歌手。好歌手就是歌都是唱给自己听的,不会因为他人的关注和看法而忤逆自己的心。人是为自己而活的,不是吗?”叶秋说。



铺天盖地的雪刮得让世界颠倒错乱。“又叫回叶修了。”



大雪刮得人生疼,叶修拉开门。






*其实开篇打了很长腹稿,但是都被清空。我只想写出  每一次每一天我对叶修这个人物的感觉。

*2017.8.1落笔

荣耀杯的合伙人——一些设定

叶秋:真·叶秋是叶氏总裁+_+*(烂大街的设定,呵呵);叶修用弟弟叶秋身份证注册歌手用名,专攻音乐。
叶修:被逐嘉世后用真名加入兴欣娱乐,之前值夜班,后任“演戏,唱歌,舞蹈”教练一职。(待补)
韩文清:专攻电影,后被【嗯哼】拉拢,仅出演一部电视剧。
苏沐秋:之前唱歌,后改为演员,主要接战争题材剧。
苏沐橙:歌手,主持人,音乐作词。
黄少天:歌手,主持人,音乐作词,演员。
王杰希:音乐作词,作曲。
喻文洲:歌手,演员,音乐作曲。
孙翔:歌手。



暂时这么多吧,写哪儿补哪儿。

【冷cp叶楚】无人生还


标题与原文不符系列。



无人生还



叶修很欣赏楚云秀,可离爱情还差那么一步。

楚云秀心中藏着个暧昧的种子,她早就知道。

也许叶修太优秀了,楚云秀一直以为自己就同联盟中所有人那样,在憧憬他。

*

几个月前,当邻居家的妹妹嫁人时,楚云秀就已经预感到自己未来的被逼嫁之路了。

也是从那个月开始的,京城叶家长子被不愿透露姓名的叶弟弟不断骚扰,要求他赶快带个女朋友回家。

因为叶秋也被父母逼着找个女朋友。

*

叶修有对桃花眼,所以即使有点儿虚胖,还是十分上相的。

苏沐橙把叶修的照片发到了一个网站上。

这个网站上每对代理恋人都需签订一个合约:不能对对方进行的对方介意的身体接触。

网站中的所有人都是在找个“代男/女朋友”,来应对家长同志们,或是即将到来的情人节。

叶修表示这两个都是悲伤的故事。

*

在楚云秀跟苏沐橙说完自己的被父母逼着找个男朋友事之后,苏沐橙把一个网站推荐给了她。

*

叶修

“云秀大神,你也在这个网站啊…”

楚云秀

“……………”

叶修

“也是被家长逼着找个对象?”

楚云秀

“对……”

叶修

“真巧啊……要不,咱俩先装两天?过了情人节就行!”

楚云秀

“可以。”

叶修

“那来B市可以吗?叫上你父母”

楚云秀

“正好,我们就在B市旅游”

叶修

“行,我给你发个地址,情人节那天见喽!”

*

当楚云秀看到酒店名字后,愣了一下。

这是B市最有名的酒店。

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堂因其精巧的设计而显得庄重华贵。

抬头便是一幅幅名画,将金碧辉煌衬得柔和了些。

楚云秀突然想到了平时叶修对一些事的态度和他的作风。

都是无可挑剔。

那么,他出身于一个怎样的家庭?

有钱?

有权?

或是两者都有……

楚云秀告诉自己不要被这些浮云迷惑。

但是京城小少爷下凡间打网游的梗要不要这么带感啊!!

楚云秀记下,打算回去就跟沐橙小戴讨♂论一下这个话题。

*

当楚云秀与父母到达时,叶修一家已经就坐。

一次看到两个叶修也是挺奇妙的事情。

叶家起身,邀请楚云秀一家入座,便吩咐上菜。

*

楚云秀倒不显得拘谨,坐在叶修身边就是有种安全感,况且叶家上下都很热情,叶修叶秋也是一直跟她聊天。

*

饭后,楚叶两家大家长拎着叶秋撮合亲事,以给两个孩子创造空间。

*

“我知道附近有个网吧,几分钟就到。咱俩来盘荣耀?”

“那就快点儿啊!”

“是是,女王大人。”

*

然后叶修和楚云秀就在竞技场打得昏天黑地。

*

“今天玩的很开心,谢谢你,叶修。”

楚云秀与叶修走到天桥上,看着桥下车水马龙,流光溢彩。

“那要不要再玩几天?”叶修的眸子里也流光溢彩。

“再玩一周,一个月,一年……”

“我们再玩儿一辈子。”

“楚云秀,我喜欢你。”

叶修炽热的目光此时直射楚云秀的眼睛。

有个声音一直在楚云秀的头脑中叫嚣,那根牵动感情的弦也已经绷紧。

*

路上的车太多,太喧嚣。

楚云秀脑子里嗡了一下,全身都因为激动而颤抖,又战栗。

眼眶已经微红,被光一照,勾人心弦。

而此时勾的,是叶修的心弦。

没等楚云秀回过神来,叶修就不由分说地吻上她的唇瓣。

明眸皓齿相交之时,灯火通明的B市似乎为其奏鸣,以静默,以澎湃。

*

“不是规定不能做对方介意的身体接触吗?”

“你介意吗?”

“Of course not.”

唇齿相依,又是暧昧成瘾。

*

叶修以前是那个距她一步之遥的人。

而后来,即使他没有化身绝世英雄,身披金衣金甲,脚踏七彩祥云来接她,她也照样会嫁。

*







对于爱情,大概从来都是无人生还。

End.


有个身披金衣金甲,脚踏七彩祥云的绝世英雄缺席了我2017年的情人节。

然而我还不知道他长什么模样,和叫什么名字。

那就先祝你们早日脱单吧!这是一条来自单身doge的祝福。

【all叶修】京城客


完全不知所云系列。




京城客




(一)



灯火阑珊春宵醉,靡靡律瑟祝兴浓。


这京城中的春宵阁,可是无数达官贵人,纨绔子弟的聚集地。


京城中最有名的春宵阁画舫,歌姬舞伎之功甚至可以与宫中女子媲美一二。


是时,十三四位袅袅婷婷娇柔艳丽之女子,扯着红绸锦缎陆续登台。


舞乐一起,便四散开来,奇异曼妙的舞姿宛若密集的荆棘钩子,向外延伸不断,勾摄着每一个来这里潇洒的贵人的心魄。


要说纸醉金迷,最为恰当。


要问今夜为何歌舞笙平?笑话,近些日子江湖中人哪个不知!


武林帮派林立,有霸图、蓝雨、嘉世、微草、轮回等豪雄鼎立,又有实力足以而财力尚缺的各大派系。


今日正是那苏杭嘉世拔得头筹,赢得了武林盟主的荣耀,于是其大摆宴席,宴请百客于此豪饮流连。


嘉世主陶轩此时正堆满了笑模样等待着一波接一波的祝酒。


而这楼阁中的人们,却未知楼阁外的如此黑夜。


当今世上,天下一统,划分诸郡。国姓叶。
政通人和,国泰民安,乃自古以来之最盛。


做一名这般世间最繁华都城中的鱼龙之辈,穿梭游走于市井当中,每日到附近茶楼里听一段书,到湖畔舞一把剑,到舫船中听一段曲,最为悠哉。


今夜注定不凡。


从来都有着隐士心态的叶大公子此时正漫步于这偌大京城中最热闹非凡的一条市集,没走多远,便站在了湖边。


江畔柳条将舒未舒,被街市灯笼的火光一照,竟有种迷朦之感。


岸边有孩童追逐风筝玩耍,有爱人推动花灯祝愿,有公子们把酒吟诗赏月,还有与此景相融的叶修。


月华倾泻,点点散落在青丝上,映衬着他如玉般温润的面庞,显得柔和而美好。


叶修应是今日的主角。


可谁说他一定是要被众星捧月的那一个?


陶轩一人,足矣。


此时,叶修的目光已落在灯火辉煌的舫船上。


今夜如常,一切就绪,以暗为明,只缺时机。


他等的,是烟花升上天空的一刻。


只要在那时出手,就不会有人发现宴会上少了几个面孔。


因为黑暗,人都会将视线集中于光。


而叶修本是光。


但他更钟情于黑夜。


他将掩面的面纱系上,即使他于武林大会都不露面,可还是会有人认出他的。


陶轩。


叶修也曾听闻过江湖上传言斗神与嘉世城主不和之说。


当时听的时候没当回事儿,现在想想,也还是那么回事儿。


他确实曾当面反对甚至制止了陶轩的一些计划,也曾经为了一些陶轩认为根本不入眼的人而与他争吵。


但陶哥仍然还是之前那个收留他的陶哥,那个承认了自己技不如人,甘当后援的陶哥。


他以前一直这么默默地念叨着,想让自己就这么相信下去。


可是他做不到这么仁慈了。


之前对于陶轩,他都是尽力忍耐的。虽瞧不起他的实力,却还是打心里尊重他的。


只是偶然的收留,便能让一个人一生都铭记于心。


但陶轩已出格太多。


所以,即使陶轩以宴会主人的身份出席,他还是接下了这次暗杀任务。


他的确忠诚于嘉世,可他也属于联盟——荣耀联盟。


虽是杀手联盟,却是在江湖上享有盛誉。


因为他们济贫,济弱,除奸,除恶。


所以每一次任务的完成,都是他们的荣耀。






未完待续





【韩叶】友人至此

高亮(づ ●─● )づ
叶修单箭头→韩文清
第一赛季。
(⁄ ⁄•⁄ω⁄•⁄ ⁄)老韩很直很直非常直。
叶修的内心全程崩溃。

以下,正文。
↓↓↓





十五岁的叶修离开了北京,为了逃离被规划的命运。




他去了杭州,迎来了原以为热血却淋了他一盆冷水的第一年。





诚然,叶修有理想。他却也不得不承认,十六岁之前的生活被他过的一塌糊涂。





叶秋的循规蹈矩在那个庞大的家族体系之中似乎更加吃香,这便让有心向往自由的叶修在发现弟弟的秘密之后寻得可乘之机,无论母亲的焦急与父亲的暴怒,一走了之。





其实他在乎很多,只是不表现在面上。十几年严格的家教很难不让他明白失态所带来的后果。






他知道叶秋的性格里有太多这个世界容不下的清高,所以他的选择就是不给叶秋退路,能让叶秋有一个保护他到成年的家庭,可这些话,他从来都没跟叶秋说过。




这便是叶修的性格。





在杭州捱捱挤挤度过的第二年中,叶修见了韩文清,二人约在萧山体育馆。几番闲聊过后,叶修发现这个对手并不像他的长相那样严肃,自己还挺愿意和他聊天的。
浅显来说就是,叶修看上韩文清了,但是他自己并没发现,直到那次职业选手聚会。





叶修不信命,但有些事躲不过的。


是命数,无可奈何。



一如苏沐秋的逝去,再如他对韩文清的感情。




他本一心为荣耀,怎奈得路上杀出个韩咬金。




韩文清性取向正常,他从来都知道。

可是感情也从来始于一方,他这么想。





第一赛季结束那天晚上,联盟的职业选手们组织了一次全体聚会,叶修和韩文清自然被要求参加。





聚会地点在一家KTV。是那种角落里的小歌房,墙壁上贴着各种被风雨冲刷数次的掉了颜色海报,映在地上的彩色灯光也因为年久积灰而暗淡许多,只有用塑料灯管连接成的KTV三字母在坚持明亮,即使T变成了ll。






原定在下午5点的聚会硬是被嘉世的一众人拖到了六点半才开始。当叶修他们找到地方时,他难得的没有对这店面展开嘲讽,而是看到了韩文清正在侧门那儿和一个女生交谈,叶修第一次见到模样如此尴尬且不知所措的韩文清。想必是遇到了那位姑娘的表白。






他本不当回事。但坐到沙发上,脑子里就会想到那个情景,他感到胸闷,像自己最心爱的东西被另一个人称赞,但那个人根本不了解这个东西对自己的意义,自己又没资格去指责人家一样。





敏感如叶修,发现了自己对韩文清的感情也许不仅是对手,朋友,甚至知己。他自己也说不清。





韩文清进了包间后,看到之前见过一次的叶修,便坐在他的旁边。




叶修心跳骤然提速,想了好几遍的见面语,话到嘴边,都变成了一句:





“老韩,帮我拿下那瓶矿泉水呗。”


真想扇自己一巴掌。






想一笔带过,假装从容地接过矿泉水的叶修,在拿水瓶的时候不受控制的手一抖,自己的手就已经半覆盖在了韩文清的手背上。




好暖和。






但一秒过后,叶修反应过来自己和韩文清现在的姿势有多暧昧。赶紧滑过韩文清的手,握住瓶身,把水瓶从韩文清手里拿了过来,喝了一口做做样子,就放到一边了。






叶修的手心眷恋着那温度,在棉质的裤子上蹭了几下,想留住那个温度。





韩文清倒对刚才的事倒不太在乎,但他刚才感觉到叶修的手很凉,于是把外衣脱下,披在叶修身上。叶修明显一愣,看到韩文清示意他把衣服穿上。





他礼貌性地冲韩文清笑了笑,就穿上衣服缩在沙发里。
他知道了,韩文清在看到那个女生时不知所措的原因,知道了韩文清于他的心中位置,知道了,韩文清对他的感情。






只是朋友。





叶修十多年来终究是做到了心中所念,不形于色。





徐徐告别,徐徐行走,徐徐落幕。





是时候对不堪回首的感情做个正式而庄重的告别了,即使那仅是叶修单方面的承认,即使它还从未开始。





叶修想到了小时候吃的冰糖葫芦,最开始舔了多少的糖稀,最后就咬到了多少的酸涩。










正如他对韩文清的感情。











有幸遇见最了不起的你。叶修大大生日快乐。

【黑瞎子】极光

↣黑瞎子中心
↣有张起灵
↣微黑瓶


北方的冬天是冬天。

黑瞎子早年因为吃了虫盘,比正常人多活了那么几十年。虽然有些个副作用,但是他还是感觉挺值当的,起码可以跟人说自己活得岁数都能让人叫声爷爷了。

百年流光,许多事情早已成过眼云烟。倒斗这行,难保不会有什么冤家路窄,得罪人之后被人家算计得死去活来的。黑瞎子不怕后顾之忧,也可以说,他从来没想过会有后患。他手中搭上的人命甚至比他的年龄都多。这个比喻显然是不合理的,但是这个比喻也尤其恰当。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而他,从未死亡。

当一个人亲身感受过世间的最强大以后,就会萌生出一些奇怪却又令人激动的想法。黑瞎子就是这种人,他也进而萌生出去一趟漠河的想法,去中国的最北端去看看。

他走的时候没告诉其他人,只是因为怕他们和他抢青椒肉丝炒饭。

漠河的雪很完美,完美得像是本来就生长在这片土地,晨曦中维持着北方豁达的情怀和来源于漠河所独有的宁静,庄重。

金轮靠着光辉与地平线不舍地相切着,金粒透过稀薄的空气散射在雪面上,经过雪面的反射到黑瞎子的黑色护目镜片上,最终进入到那对乌黑的招子中。

北方长冬。

黑夜在等待中降临得似乎愈来愈快些,黑瞎子早已找好了观看的位置。不少人都为了观看极光而来,又空空而归,因为这极光不是你想见,想见就能见到的。

黑瞎子运气很好,赶上天时具备,极光在夜幕中如灯塔的指示灯般出现,消失,再出现。一道极光穿梭千里,连接宇宙, 边缘释放出幽绿色的光晕,为这种奇观增添了一份神秘。

“像你。”黑瞎子嘴角噙着笑意说到,“像你啊,哑巴。”后者听罢,似乎是不满黑瞎子的比喻,眉峰轻皱,“你我都是这样吧,瞎子。”张起灵抬眸,注视着黑瞎子,黑瞎子笑得更加放肆,“是啊,都是这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消失的人。”这种语气有些无奈也有些淡然。

“对了,你怎么过来了?”黑瞎子虽然已经猜到了,还是想确认一下。“你知道的。”张起灵显然知道黑瞎子在想什么。二人都不回话,脸上却都已有着隐隐的笑意。

因为他们是一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消失的那类人。

极光再次消失,今天晚上怕是不会再看到了。

有些事情是早已注定的,如极光,如生死,如过去。

【全职苏沐橙生贺】【叶橙】

叶修还记得,在他刚到嘉世网吧看到来给苏沐秋送饭的苏沐橙时,他所想到的一句诗。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就像苏沐秋说的一样,沐橙真的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姑娘。

那时候,苏沐橙十三岁,面容清丽。眉眼中有如西湖水般的柔光潺浮,弧度完美柔和的玉鼻下,一颦一笑间朱唇轻启,贝齿微露,似水波浮动摇摇欲坠。

第四赛季,苏沐橙初入联盟,沐雨橙风便与一叶之秋并肩。

第八赛季末,叶秋退役,沐雨橙风与一叶之秋再无配合。

第十赛季,叶修带着君莫笑重返联盟,收购沐雨橙风,苏沐橙转会兴欣,继续与叶修并肩荣耀。

也许之后一切都是因为最初的相遇。

“来了?”
“来了。”

……

“那就走吧。”

西湖畔边,余晖被柳枝掩映,光斑透过寒冷干燥的空气碎金似的撒在过路行人的身周。

这是个寒冷的冬季,每吸一口气都能感受到空气穿梭口腔刺激神经的感觉,这种感觉不会让人感到清新,而是愈发朦胧,甚至会觉得很温暖,是空调和暖气达不到的温暖。

西子湖畔,二人呼出的哈气交织缠绕,湿润了干冷的空气,上升盘旋,最后融在空中。



看波面、垂杨蘸绿。
最好是、风梳烟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