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梁洲

(袁高)喜相逢

喜相逢

❤感谢@在阳光下 提供的脑洞和构思。

本篇也可命名:恨别离。
可配合歌曲:曹磊《相送》,一同食用。
甜虐自证。

===================

十年后,我们再次相遇。

袁朗坐在社区公园的木质长椅上,来往的人落在他脚边地面上的光影和高处刺眼的橘黄色光源让他头晕目眩。

广场上分为两个队伍,老歌广场舞区与潮歌鬼步舞区。

他坐在二者之间。老歌区的音乐声更大。

“离别的时候 吹来了寒风
不想挥动双手 让你独自远走
你笑着对我说 不要再难过
看见你的眼中 泪光中闪着离愁
伤心的眼眸 还有你的温柔
牵挂在心中 叮嘱你要多珍重
相送的时候 说爱你已不够
列车消失尽头 相见在梦中……”

八点半了,音乐准时停下。看舞的人和跳舞的人一同散了,如潮涌般地。

他退役后在一座小城买了个够住的地方。欧式风格,当年流行款。他退役九年了,跟高城分开
了九年。

大约是十年前了,他爱上一个人。一个男人。
当年的这种爱情几乎在所有人眼中都是不合理的。尤其在军队。纪律森严,有铁的意志的军队。

他就整整暗恋了那人十年。

也许那人是知道的。可他不知道那人知不知道。

他太恨分离,恨到跟自己较劲。每到思念加重的时候,他就会独自一人,走到公园的露天场地,找一个人少的角落坐着。每一次都会放到这首歌,然后回家。

他听到后面,就不听了。不是走了,也不是将耳朵堵上。而是心里满了,眼中也满了,双耳就放空了,听不到了。只能听到自己刻意调整的呼吸和掩盖不住的心跳。

恐怕多情的人,都有些恋旧情怀。

袁朗家中放着一包烟。当年高城给的就是这种。
没开封,用来看的。
他对过去有一种迷恋到发疯的态度。

给烟不给火,只谈情不说爱。高城第一面就送了他这么个礼物,让他空想了十年,亦深爱了十年。

多想见一面,就再看一眼。一眼就好,看完就走。每晚入睡前他都这么想着。
事实证明,晚上不能想太多。因为想的从来没发生,但大概白天想也是如此。
他不敢想,却逼迫自己去想。
活的很累,但想到高城,就很充实。

现在是九月,白露时节。
白露在仲秋,早晚凉悠悠。

可袁朗觉得风也刺骨,天也漆黑。

袁朗现在一家私企做销售工作。月薪满足温饱绰绰有余。最近也没什么事,加上他从不休假,今年的假期攒了一个多月。
他准备见见老朋友。

齐桓五六年前也退了,许三多成才也差不多快了。前些年来了个马小帅,跟着吴哲。由于吴哲的专业原因,退役时间也就比他们晚了很多。如今吴哲有意栽培马小帅,马小帅也许就是未来的A大队大队长。

很不错,他的南瓜们退役的都是完整健康的,没退役的也能独当一面了。这是袁朗最想要看到的结果。

聚会约在B市东区的一家酒楼。齐桓家里有矿,故组织并承担了此次聚会。

袁朗如期到达。
聚会场面不大。也就齐桓,三多,成才,吴哲,袁朗,还有之前A大队其他中队的几个兄弟。
这样很好。谈天说地,互相扯皮。

许三多提到了高城,他的老连长,去年升了上校。
对袁朗来说,听到关于高城的一切已经习以为常了,并没有当初的心跳加速了。

他顺其自然地接道,能有十年没见了,他混的不错。

成才点头。他是唯一知道袁朗暗恋高城的事情的人。经过推理。
他心思缜密,袁朗一直知道。

是在slience行动的时候,成才知晓了。这个对于袁朗来说,最不可告人的秘密。
成才很细腻,他没有拆穿袁朗,而是通过举动让袁朗发现他知道了。同样细腻警觉如袁朗,当然注意到了。
成才是他的兄弟,而成才也透露出希望他幸福的姨母般善解人意。

他坦白了,在375峰顶,一个仲夏夜。
当袁朗心平气和地说出内心径迹后,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他这人骄傲,不该落得如此。

与许三多相信袁朗而依赖高城相反,成才相信高城,但依赖袁朗。

他希望袁朗走出这种折磨自己的境地。
可惜他从一开始就失败了。
袁朗看似能摆平一切困扰,但他对自己严苛到极致,是时时与自己作对的人。
所以他走不出。
除非他放弃与自己的较量,无条件弃权,屈服于该死的现状。

那就不是袁朗了。
袁朗是硬着头皮也要将事情解决的人。

回家。

回那个冰冷的,生活了近十年仍旧冰冷的房子。

火车六点二十到站。
他打了个出租车,循着夜色,黄色的车辆驶向市中心的繁华区。
那里的人,夜生活才刚刚刚开始。

夜色酒吧。
听起来像上世纪的名字。
艳俗又勾人。

很大,市中心最繁华的酒吧。

他选择了一个靠窗的双人位。

视线投入夜色,就马上被黑暗吞没。
有个人,他行走在路灯下。丝毫没被冷风吹得缩脖耸肩。他挺直着脊背,犹如钢铁之师。

高城。
袁朗的心脏还是不由自主的加速跳动了。
呼吸加重,视线冻结。

他忽视了递来酒水单的服务生。
目光锁定着落地窗外的那人。

向他走去。

“高城!”袁朗叫道,一如往昔。

那人身形一怔。回头,眼中反射着街灯的明亮。

谁也没问对方的来去。

喜相逢,珍萍聚。

本就是过客,来去皆自由。

风是白露时节的风。天是仲秋夜的天。
风冰冷入骨。天漆黑如墨。

可袁朗觉得只要他在自己的身边,心就暖了,风也温柔,天上都繁星闪烁。

二人并肩走着。

不过如此,跟十年前一样。

那首歌还没唱完,有故人的地方就有那首歌在耳边徘徊,它唱着:

“……相送的时候 说爱你已不够
列车消失尽头 相见在梦中
伤心的眼眸 还有你的温柔
牵挂在心中 叮嘱你要多珍重
相送的时候 说爱你已不够
列车消失尽头 相见在梦中
列车消失尽头 相见在梦中”

但不一样的是,你终于回来了,走到了我面前。

又将永远地走出去。

===================

到结尾都是袁朗单箭头高城。
但我写得很快乐。
开心每一天最好了。
感谢每一位的阅读。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