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梁洲

【黑瞎子】极光

↣黑瞎子中心
↣有张起灵
↣微黑瓶


北方的冬天是冬天。

黑瞎子早年因为吃了虫盘,比正常人多活了那么几十年。虽然有些个副作用,但是他还是感觉挺值当的,起码可以跟人说自己活得岁数都能让人叫声爷爷了。

百年流光,许多事情早已成过眼云烟。倒斗这行,难保不会有什么冤家路窄,得罪人之后被人家算计得死去活来的。黑瞎子不怕后顾之忧,也可以说,他从来没想过会有后患。他手中搭上的人命甚至比他的年龄都多。这个比喻显然是不合理的,但是这个比喻也尤其恰当。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而他,从未死亡。

当一个人亲身感受过世间的最强大以后,就会萌生出一些奇怪却又令人激动的想法。黑瞎子就是这种人,他也进而萌生出去一趟漠河的想法,去中国的最北端去看看。

他走的时候没告诉其他人,只是因为怕他们和他抢青椒肉丝炒饭。

漠河的雪很完美,完美得像是本来就生长在这片土地,晨曦中维持着北方豁达的情怀和来源于漠河所独有的宁静,庄重。

金轮靠着光辉与地平线不舍地相切着,金粒透过稀薄的空气散射在雪面上,经过雪面的反射到黑瞎子的黑色护目镜片上,最终进入到那对乌黑的招子中。

北方长冬。

黑夜在等待中降临得似乎愈来愈快些,黑瞎子早已找好了观看的位置。不少人都为了观看极光而来,又空空而归,因为这极光不是你想见,想见就能见到的。

黑瞎子运气很好,赶上天时具备,极光在夜幕中如灯塔的指示灯般出现,消失,再出现。一道极光穿梭千里,连接宇宙, 边缘释放出幽绿色的光晕,为这种奇观增添了一份神秘。

“像你。”黑瞎子嘴角噙着笑意说到,“像你啊,哑巴。”后者听罢,似乎是不满黑瞎子的比喻,眉峰轻皱,“你我都是这样吧,瞎子。”张起灵抬眸,注视着黑瞎子,黑瞎子笑得更加放肆,“是啊,都是这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消失的人。”这种语气有些无奈也有些淡然。

“对了,你怎么过来了?”黑瞎子虽然已经猜到了,还是想确认一下。“你知道的。”张起灵显然知道黑瞎子在想什么。二人都不回话,脸上却都已有着隐隐的笑意。

因为他们是一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消失的那类人。

极光再次消失,今天晚上怕是不会再看到了。

有些事情是早已注定的,如极光,如生死,如过去。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