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梁洲

(高袁/齐袁)人生一世①

“今天早晨我路过了一家新开的水果店,在25栋的一层。风刚吹过,甜甜的,应该是小芒果和门口削出的菠萝皮混合在一起的气味儿……”

袁朗在日记中如是写道。

今天是他退役整一年。

一年前,无原因的退役申请出乎所有老A意料地被批准。当时也只有袁朗自己知道他在做什么。

他现居Y市,海滨城市。

从部队退下后,他把这几年的积蓄全部投入到开一家咖啡馆。

咖啡馆开在半山腰,山不高,走两步就能看到他的咖啡馆。那山以Y市命名,是Y市很不错的一道风景。

当时山正在搞旅游开发,没人来买,故地价也不贵,再加上他对清净的渴求,毫不犹豫地支付了定金。

等南瓜们全光荣退出一线了,一定请他们到这儿来。袁朗即刻便有了这样的想法。

两个月左右,袁朗自己就大约忙活完装潢了。这两个月对一个刚刚退出一线,离开部队的老A来说并不算什么,但内心的满足感却是与削南瓜所等同的。

每日天还蒙蒙亮时,袁朗就沿着滨海路跑步了。虽说离开了部队,但十几年的习惯他不想轻易改掉。再说,强身健体,从我抓起嘛。

别说,他还真就带动了居住在山脚下的小年轻们。隔三差五遇见了,就有人跟上一起跑,久而久之,谈论起来,大家都知道这位体能卓越的大哥是山上那家咖啡馆的老板。

开业前期顾客不多,主要是山下的老顾客。到后期Y市着力开发此山为风景区,看着这咖啡馆装潢与山中景色融为一体,爬山虎绿油油地昭告生机,就让袁朗继续开着了,本还有人打算给他投资扩建的,都让袁朗拒绝了。

他说开那么大个地儿太累,有个能让自己安心的地方,足够了。

今年,袁朗退役一年,齐桓也退下来了。

他想找到袁朗,问问他一年前到底为什么退役。可他没有袁朗的联系方式。

他被家中拖关系整进了政府机构的经费核算部门,是个枯燥却待遇不错的岗位,单位就在Y市。

他最爱每日在晨曦里跑步,就像他还在老A时那样。跑完步寻找一处能安静吃早点的地方,然后去上班。

他喜欢自主地去感知生活,所以不到半月,他就在空闲时几乎走遍了Y市的所有角落。

除了滨海路旁的那座山。

刚到Y市的几天正赶上旅游旺季末尾,人仍旧很多。他好清净,不喜人多。便从未踏足那附近。

“长时间坐于电脑桌前,会让人目光短浅!”他突然想到队长之前为了“逃避”一篇三千字的军区作战交流演讲稿时找出的借口。

他毫不犹豫,决定拿出这周末休息时间去搞个野营。

tbc.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