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梁洲

(高袁/齐袁)人生一世②

“今日晴,有风。又路过那家水果店,买了袋小芒果和两颗菠萝。可以做芒果布丁和菠萝派,饮品就配奶昔吧…”

袁朗在今天的日记里如是写道。

今天周五,按照袁朗的计划,每周五下午三点关门,收拾东西。周六营业比平时晚一个小时,早九点到晚七点,周日不营业。

他每周六早晨要在Y山负重跑,然后再回到咖啡馆,与平常生活无异,周六下午和周日留出空档。

这月的报表终于核算完了,齐桓请了半天假,毕竟这周末有他来Y市后的第一次野营。

这次并不像之前在部队时的野外拉练那么艰苦,所以齐桓想尽量弄得舒服一点儿,便列了一个野营清单后开始采购。

多买点儿沉的,顺便可以来个负重跑。齐桓如是想道。

听三多说高副营长上周休假想找队长喝酒来着,队长没时间,这酒局就给推了。

那…是否要问高副营长要队长现在的联系方式呢?齐桓想着。

齐桓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俩人都离队这么长时间了,自己却无法把袁朗与其他退役的队友划等。

他想见袁朗一面,一面就好。这算是他的执念。

犹豫一会儿,他还是拨通了高城的电话。

“师侦营高城,您是哪位?”

“高副营长您好,我是齐桓,之前在老A…”

“啊,我知道我知道,袁朗的副队长齐桓!您今天找我有事吗?”

“您能把袁朗的联系方式告诉我吗?”齐桓试探地问道。他怕对方回绝。

“…当然可以,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高城说着,“但请你知道袁朗他现在地址后告诉我,我有一些私事想要跟他当面谈。拜托了!”

“好的,那…谢谢高副营长。”

“不客气,再见。”

齐桓很快便收到了高城发给他的短信。

齐桓看着袁朗电话号码的后面还有句话“别忘了告诉我他的地址”,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平衡感,没想到这么长时间,不仅是他,袁朗没告诉之前部队里任何人他的去向。

齐桓更想见到他了。

不是一时冲动,而是一直以来从未停止的冲动。他对袁朗的想念未曾有一刻消散过。

齐桓还从未考虑过自己对袁朗的感情。他蒙蔽了很久,从袁朗在战场上为他挡了一颗致命的子弹后。

此时,他知道于他而言,再也无法蒙蔽自己对于袁朗的感情了。

首先,这并不只是一个副队长对队长的依赖。齐桓在心里叨咕着。

他最开始暗暗下定“一生常相守”的对象是袁朗。他帮忙熬夜制定训练计划的人也是袁朗。他怕袁朗受伤,怕他疼也不吱声,他会在袁朗最想要倾诉的时候去倾听。他也会在袁朗悲伤时选择和他一起去承担。这些都远远超出了一个副队长的所能做的范畴。

他从来都是这样。默默地暗恋着,把所有人,甚至他自己都瞒着。

但他此刻认清了,那是爱,是与男女之情无异的爱。

齐桓被他自己的结论惊了许久。

原来,我对你,从来都不只是关心…

高城在房间里踱步。他可能是除袁朗自己外唯一知道袁朗当初退役原因的人。

他爱袁朗。这个狡猾至极,狂傲至极,却又可爱至极温柔至极的军人。

军人当是铁骨铮铮,行的正,坐的直。他自小就这么认为。

可袁朗不一样,那是唯一改变了他对军人定义的一个人。

“是个强人”是高城对袁朗最初的印象。再后来,到与他定下酒约。

这人也只有在喝醉了才说有关他自己的事情,说他如何与之前的队长连长分别,说高城有哪里像他之前的连长,说到他如何进的老A,但中间的一切经过,他都不曾说得与悲伤和痛苦结缘。他只说温暖的,快乐的,说令自己和别人都能感受到的幸福的。

高城第一次遇到这种人。他不可抑制地近乎疯狂地迷恋上与这个人多次接触。

在高城眼中,袁朗依旧是那个果断大胆,雷厉风行的中校,不过,多了几分人情味儿。

他告诉了他,他对他的感情,就在那个酒局的后一天。

他整整想了一夜。一夜无眠。

而一个月后,成才就打电话来说他的队长退役了。

不了了之,而且十分狼狈。

袁朗准备好了。

这次负重跑,是他到Y市的第一次尝试。前几日全身心投入到咖啡馆的装修和试运营,像这种计划中时间占比重大的项目自然推后。

前几天,当他接到高城的电话时,听到东北味儿的问候,几乎是瞬间,便恢复了他该有的语气。那么懒散,却还是紧张得破了音。他说“高副营长,最近实在是忙,比在部队那会儿不差,没空啊。要不…咱再缓缓?”

缓缓?缓什么?一年了,还缓得不够吗?袁朗嘲笑着自己。

“…行,缓缓吧。”高城挂了电话。

袁朗把周六需要带的东西全准备好了。他不想再回想前几日跟高城的对话了。用许三多的话说,“那没意义”。

好好活吧,这样有意义。袁朗如是想着。

齐桓的手机上一直显示着一串号码,准确来说,这串号码已经在那里平静地显示了五分钟。

齐桓还是拨给了这个号码。

“喂,您好”

tbc.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