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梁洲

(高袁/齐袁)人生一世③

“喂,您好”袁朗不知道这个陌生的号码来自于谁,但现在对他来说,不是高城就好。

“…啊,队,不对,袁朗,我是齐桓”齐桓紧张的快崩了,袁朗刚对他说了这一年以来的第一句话。经袁朗之口说出,却好像他们的时光里从未有过这一年的分别,就好像他还是那个时刻在袁朗身旁的队副。

“齐桓!好久不见了,你怎么样?”袁朗很开心,能在生活重新开始的初期接到来自老友的电话。

他的声音张扬而富有力度,齐桓喜欢听他讲话。

“我退役了,爸妈给我在老家安排了个工作。”齐桓笑着答道。不知怎的,他又想哭,想一瞬间把离开袁朗这一年的委屈全爆发出来。

“哦…”袁朗听到齐桓退役的消息并没有多震惊,算起来也差不多是时候了,“我现在也挺好,在Y市开了个小店,对了,你老家…啊,我记得也是Y市来着,对吧?”

“对!你也在Y市?!”齐桓脑子嗡的一声。

“是啊!哈哈,太巧了,我之前还真给忘了Y市是你老家,你在Y市哪儿啊?”袁朗也很兴奋。

“我在市中心附近上班,住的地方离单位也挺近。…你呢,怎么样?”

“我啊,趁着去年地价不高,用补助金在Y山里买了块儿地,来了个咖啡馆,你有时间一定得来坐坐!”袁朗邀请道。

在他心里,齐桓一直是独特的存在,他是第一批南瓜里唯一一个被选中的人,也是他在部队里最信任的人。他一直把齐桓当做是与家人无异的存在。所以他愿意让齐桓了解并参与进他下半段的人生。

“…好。那就明天吧,周六。”

“好嘞,等你啊!”

两分钟的一通电话,齐桓完全被袁朗带着回答。袁朗有一种强势的温柔,他似乎知道自己想要见他一面,于是找了个“好久不见了,正好我也在Y市”的理由。

但此刻,齐桓只觉得温暖。他爱的人需要见到他,他也迫切地想要见他。

高城等待着齐桓的来信。

娑婆大梦,日日黄粱。若真的喜欢,就别抗拒遗憾。

他曾听过这么一句好像下辈子都跟他挨不上边的话。

他一直知道袁朗不是,不是个…会想要跟一个男人共度余生的人。

但他做的义无反顾。

飞蛾向烛火振翅,哪怕前方等待它的只有死亡。

袁朗是他扑不灭的心头火。

他知道,也许换个人也许会有不同,但那不是他的结果。

高城放下余温仍在的手机。

他只想见袁朗一面了。

不说关于爱情的,说说别的,往后,未来。不谈自己,也不谈他,谈谈别的,什么都好。他怕袁朗有意的疏远,怕一颗真心与另一颗更真的心永远划清界限,再无重归于好之日。

齐桓沿着滨海路走着。他背着为野营准备的行囊,穿的尽量得体。他不想被袁朗认为他以前的空虚只因袁朗而被填满。

今天就是周六,他要去赴袁朗的约。

海很广阔,海鸥飞翔。赶潮的人捕了一笼笼的蟹子,他们弓着背,在微凉而潮湿的海风里,朝日分给他们最暖的第一束光。

齐桓走到了老式居民楼区,穿过胡同里卖包子和碴子粥的早点铺,闻到了咸鱼干混着豆浆油条的气味儿。这是一个沿海的小城该有的味道。每一个居住在这里的人,也许有的不喜欢这个刺激的味道,但一定会在失去这种味道后感到灵魂的缺失。

越过这条路顶头的铁门,就到了Y山的入口。

他沿着盘山路走。

林间阴翳,花鸟虫鸣。

他看到了一栋三层小楼。满墙的爬山虎和周围的灌木丛遮盖住本来的白色墙壁,即使建造在山中也毫不觉得阴森,反倒是俏皮的浅黄色窗框和旁边精致的木质楼梯在晨曦中衬得此处愈加静谧空灵。

他是一个闯入者。齐桓忽然有这种想法。

就是这儿了。这里的一切,都是袁朗的风格。

俏皮却大气,精致且简洁。

他推门。

tbc.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