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梁洲

(高袁/齐袁)人生一世④

※本章无高城情节,但为了整齐,还是打了高袁标签,致歉。

※我也不确定最后是高袁还是齐袁了,完全放飞地写,也许还有其他种可能。


齐桓推门。

他一路上想过很多种与袁朗再会的情景,可没想到……

门上了锁,袁朗不在。

他再三确认这与袁朗描述的咖啡店是同一个地方。

“喂,我到了。对,店门口。”

不靠谱。齐桓快速念叨了一句,翻了个白眼。

要不带个墨镜等着?算了算了,有点儿装叉。

卖两瓶水等着?算了算了,袁朗回来不就有水了。

还是站着等着吧,听他那意思是马上就到。

果不其然,来人左右手分别携两大塑料袋的东西,以百米冲刺速度奔来。

“等挺长时间了吧,来来来,进来”说着两手中提溜着的两袋儿装着水果和其他一些东西的袋子往地上一放,掏兜翻钥匙开门,“等急了?才给我来电话,没想到你能这么早来,我刚刚出去把今天的食材给买回来。”他脑门儿脖子上还挂着晶莹的汗珠,细细密密的,大概是跑了很长时间了。

齐桓顺手提起地上的袋子,随他进了门,将食材放在进门的长木桌上,方才好好打量起袁朗这处居所。

别致。每一个角落都能找出一些别出心裁的花样。率先吸引齐桓的是与老A袖章上无异的狼头,是贴纸?还是画上去的?齐桓走近了点儿,上手摸了摸。是画上去的!袁朗还有这技能?!

“那是我拜托一老顾客画的,想着那地方有点儿空,他说可以帮忙画个画,我就给他翻出来咱的袖章的设计草图,让他比量着画了个放大版,也算有个回忆不是。”袁朗将那些食材放置完后,走到齐桓跟前说道,“怎么,勾起你对A大队深深地思念了?我们齐桓同志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多愁善感,啧啧。”

齐桓半天没答话,他回头看着袁朗,很长时间过去了,袁朗眼中一直带着笑意回看着他,手上不知何时已点了根烟,烟雾缭绕间却挡不住袁朗向他射来的锐利的仿佛能剖开他皮囊的目光。

他扛不住了,在这样的目光之下。

“你当初为什么退役。”齐桓控制自己保持冷静地说出这句话,他不想因为一时的内心不平稳导致这个话题没有开始就终结。

“你先坐,我去给你泡杯咖啡,我们慢慢聊。”袁朗早知道他的来意,将声音放得尽量柔和,让齐桓随意坐着。

齐桓找了个能让自己尽量放松的位置坐下了。

他向袁朗工作台的方向望去,袁朗的动作行云流水。他好像做什么事儿都很有天赋,在A大队的时候如此,开咖啡馆做咖啡也是如此。看着他泡完一杯咖啡,齐桓觉得这是一种享受。

这才是他们最想看到的生活的样子。齐桓和袁朗都懂,常年奔波在一线的人也都会懂,没有什么比安宁更值得他们去追求,他们在枪林弹雨中与死神切磋,孤注一掷时奋力一搏,都是为最初对亲人和自己许下的誓言,他们要为国家战斗到底,为人民战斗到底。他们不是战争狂,他们只是把这当做是最纯粹的守护。

所以齐桓喜欢看到他们现在这个样子,要说齐桓所认为自己作军人和老百姓最大的不同,就是幸福的来源。

当兵时,可能是因一觉醒来,队友一个不落地躺在身边而幸福,可能是因一次任务的零伤亡而感到幸福,可能是因一个动作标准而成为队中楷模而幸福,也可能只是因为队长的一次表扬而幸福。

而做回一个老百姓呢,谈论琐事会有幸福感,每日安稳上班,按月领工资也会有幸福感,就连平平淡淡地坐着,看着心上人也在努力地生活都会有幸福感。

一个是紧张过度劫后余生的幸福,一个是重归于好与世无争的幸福。

他爱死后一种幸福了。

可最令他感到幸福的还是前一种幸福,因为那是有关生死的幸福,让人激动不已,也令人战栗非常。

刺激的事儿多了,可还是身边有你的时候最刺激,也最踏实。

“知道你是甜口,呐,摩卡咖啡。”

“谢谢”齐桓很开心他能记住自己的口味,“能说说你退役的原因吗?”他仍旧小心翼翼,长期对他人的关爱有种不自觉的母性关怀。他知道袁朗不一定会对他说实话,最多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草草略过。

“其实没你想的那么复杂,看你这样子肯定脑补了不少种情况”袁朗给自己倒了杯柠檬水,继续道。

tbc.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