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梁洲

【叶修中心】千秋 4

侑李:

绯红的帷幕最底部的位置如裙摆般垂落于厚而软的地毯上,折出一个角度。人踩上去是悄无声息的。房间内灯光暖而暗,氛围静谧;一些胡桃木制成的家具黑黢黢如阴影冒头;还设有闲置已久、装模作样的银质烛台。墙面上钉有动物头骨,鹿角间投下枝丫斑驳的光影。绣有校名和校徽的装饰毯如幽灵般挂在远远近近的地方,举目可见,按照该校祖传的德行,疯狂地罗列呈现一切似乎值得骄傲的传统。


“这里虽然老派一些不叫在校生喜欢,但更安静一些。”叶秋伸手示意,“请坐。”


他顿了片刻:“庄瑾学姐……”


吴雪峰略略笑了下:“看来你还记得我。”


“她商学院毕业,好像正在纽约工作。”


“我知道。”吴雪峰略微措了下辞,“我们之前分手是因为,异国。”


叶秋看了他几秒。


“现在你也出来了。”


吴雪峰笑着点点头。


“原来是这样,”他恍然大悟,“恭喜。”


“我们见面那次你好像才大一。”


“对。”话题打开,叶秋放松了很多,“那时候刚高中毕业、才入学,什么都不了解,被学院的课程体系搞得一头雾水,也不太清楚自己想搞哪个方向,麻烦了学姐很多次。”


“她不介意,”吴雪峰摇摇头,“她很乐意帮这个忙。”


“说起来我们还是高中校友。”


“对。”


“我记得你是学计算机的。你现在在MIT?”


“对。”


“哪个方向?”


“机器学习。”


“大热门啊。”


“是,”吴雪峰笑了笑,“今年这个方向的Ph.D.比我出来时候难申多了。”


“你是第三赛季结束后出来的吧?”


“对。”


“我哥他在那边……怎么样?”


吴雪峰沉默了片刻。


“第四赛季,虽然我多少知道夺冠没那么容易,但看到输了还是感觉有些意外。”


“我明白。”叶秋点头。


“但以他的承受能力,应该调节得很快。”吴雪峰笑道,“你很担心他?”


“也不是说担心。虽然第二次见面就这么说出来好像很唐突,不过……”


叶秋的手指轻轻在玻璃上敲了敲:“他已经很多年没回过家了。”


吴雪峰了然地点点头。


“我知道。”


这次换叶秋有些意外。


“他跟你聊过?”


“聊过,”吴雪峰说,随后调侃意味地一笑,“不然我也不至于知道他真名叫叶修而你是他弟弟这回事。”


叶秋惯于处理种种交际与冲突的脸上稍稍显出一丝近乎于无奈的窘迫来。


“这没什么奇怪的,”吴雪峰笑道,“我那时候也这样。”


“不常回家?”


“不是不常,”他说,“是几乎不。”


“有一次我哥回北京,是来打客场对皇风——我都记得,那次比分是9:1,我偷偷查了你们的赛程表期待了很久——你们住工体附近的酒店,第二天返回的时候,他留下来给我QQ留言说想回家一趟,但忘了带现金,在东大桥地铁站附近的一家网吧等我,让我去接他。我当时在答辩,听说他要回家,结束后就赶紧跑了过去。那时候刚好是晚高峰,开车路上到处都堵,我就穿着答辩那套衣服挤地铁,从北大东门到东大桥,挤了一路。结果等我到了那里,他跟没事人一样不痛不痒地抽了根烟,告诉我,他又不想回去了,还让我给他五十块坐机场线回杭州。” 


“我听他说过。”


“吴师兄,”他一笑,“我当时冲他发了很大的火。”


“我明白。”


“我简直搞不懂怎么会有这么没心没肺的人。尤其当时我还穿着那套答辩的西装,被挤成那副样子,在那破网吧里跟他吵架,挤了那么久过来就看他抽烟,给他付网费,跟笑话一样。还有爸妈。我妈自从他走了之后,订阅了她根本看不懂的电竞杂志,前一天晚上还正很高兴地跟我爸和我说,叶修赢了。我爸嘴上不说,没人的时候就去他房间里坐坐。我发现之前都难以想象。”


“我有一次打微草的时候也打算回去,”吴雪峰说,“我先回了趟我学校,然后从西门出来坐331回家。到了小区门口,有门禁,我走的时候什么都没带,按理说可以报门牌让物管给家里挂个内线电话确认,或者我直接给爸妈打个电话。我都知道,但我站在那里什么都没做,然后就想,算了。后来叶修跟我说,他回去那次都过了安检了,才发现没带现金买票。他就愣在那里看人进站看了十多分钟。我在想,他那时候是不是跟我一样。”


他的神色很平静,同声音一样有很温润的质地,于这段话后大片的沉默中静静地看着他。


“我不明白。”叶秋说道,声音干涩。


“但我跟他发完火,转身要走,发现他当时穿的那条牛仔裤上有一块陈旧的油渍——就那种明显被洗过的、粘上去很久洗不掉的汤水痕迹。我粗略地看了看,大概有我拳头那么大。我什么都没说,感觉快窒息了,莫名其妙地羞愧,而且难受。我的哥哥,穿着一条拳头大污渍的裤子。”


吴雪峰没回答,只是安慰般冲他微笑了一下。


“喝点水吧。”


他把自己手边那杯没动过的冰水推了过去。


叶秋抿了一口,深吸了一口气。


“他告诉过你当年他跑路化名是怎么回事没有?”


“没有。只说了是离家出走。”


吴雪峰并没有进一步追问的意思。叶秋脸上挤出一丝稍有些感谢和窘迫的微笑。


“其实我很庆幸——虽然无论如何,这样的论调好像都太傲慢了一些,不过事实确实如此——”叶秋说,“我很庆幸他一个人出来之后,碰到的伙伴是你,而不是网吧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小混混。他在家的时候,虽然有些调皮,但毕竟家教一直很严格,所以他也从来没有接触过类似的环境。加上年纪还小,很容易被带歪。”


“不是我的功劳。我去的时候他已经安定下来了,也没什么大毛病,跟他们一起。”


“他们?”


“苏沐秋苏沐橙兄妹俩,还有陶轩。”


“哦,他运气不错。我高考完那年去找他的时候见过那对兄妹。苏沐橙现在也在打职业联赛了,不过她哥哥之后倒是一直没再见到。他现在在干嘛?”


吴雪峰一语不发地凝视了他片刻。


“你不知道?他死了。”


“什么?”叶秋皱起眉头,“对不起,但是——什么时候?”


“就是你见到他们那个暑假,可能过后几天吧。”


“我哥十八岁的时候?”


“对。”吴雪峰说,“我那时候大四,已经收到了想要的offer,当时也没想到要gap几年去打职业。本来之前他们问到我的情况,是打算直接放弃拉我的。后来苏沐秋不在了,人不够……陶轩又来找了我。”


“你的意思是,”叶秋定定看着他,“我哥他,十八岁的时候就开始自己赚钱生活,还带着还在上学的苏沐橙?”




叶秋告别吴雪峰,从俱乐部里出来。夜幕降临已久,空气中充溢着一股湿气。然而在这略微的凉意中,他感到自己心里焦灼地放射着热气,心在胸腔内的震动明显可及,而声音也清晰可闻。这时候大脑内倒是一片空白了。他先走了几步,穿过人群,随后干脆顺着大道跑了起来。街道上灯光明亮,行人窃窃私语,依稀可听见乐器奏鸣的呜咽。


他喘着气推开门,客厅内被点亮的唯有一张变换着屏保的显示器,黑暗的角落里缩着一个趴在桌上睡着的姑娘。


“玛雅。”


她闭着眼,睫毛闪了闪。


“你回来了啊。”


她从桌子后站起来,于睡眼惺忪中把梦间落了一地的图纸缓慢地按照编号收起来。叶秋弯下腰跟她一起整理。


“我问你个问题。”他说。


“嗯,”她揉揉眼睛,“你说。”


“让你十八岁从家里搬出去自食其力,你会怎么办?”


“认真的?”她有些意外地眨了眨眼。


叶秋点点头,看着她。


“坦白说,我根本不可能走。为了我的目标,首先就要解决教育问题。最理想也最水到渠成的途径就是最好的小学、最好的中学、最好的大学。但是精英教育所需的高昂经济成本是我那时候凭自己根本无法获取的。我们总是以为,能来到这里,凭的是我们在同龄人中出类拔萃的个人成就,所以引以为理所应当,”她换了英语,“于是自命不凡,坚信自己被生来就是为了统治世界。那是错觉。我们比我们想象中的更严重地依赖于家庭环境。”


“怎么了?”她接着问。


“没什么。”


叶秋摇摇头。


窗外,雨声淅沥,水珠在玻璃上划出一道蜿蜒而下的水纹,动作无声而隐秘。


“下雨了。”他轻声说。




TBC


第二章完

评论

热度(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