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梁洲

【韩叶】友人至此

高亮(づ ●─● )づ
叶修单箭头→韩文清
第一赛季。
(⁄ ⁄•⁄ω⁄•⁄ ⁄)老韩很直很直非常直。
叶修的内心全程崩溃。

以下,正文。
↓↓↓





十五岁的叶修离开了北京,为了逃离被规划的命运。




他去了杭州,迎来了原以为热血却淋了他一盆冷水的第一年。





诚然,叶修有理想。他却也不得不承认,十六岁之前的生活被他过的一塌糊涂。





叶秋的循规蹈矩在那个庞大的家族体系之中似乎更加吃香,这便让有心向往自由的叶修在发现弟弟的秘密之后寻得可乘之机,无论母亲的焦急与父亲的暴怒,一走了之。





其实他在乎很多,只是不表现在面上。十几年严格的家教很难不让他明白失态所带来的后果。






他知道叶秋的性格里有太多这个世界容不下的清高,所以他的选择就是不给叶秋退路,能让叶秋有一个保护他到成年的家庭,可这些话,他从来都没跟叶秋说过。




这便是叶修的性格。





在杭州捱捱挤挤度过的第二年中,叶修见了韩文清,二人约在萧山体育馆。几番闲聊过后,叶修发现这个对手并不像他的长相那样严肃,自己还挺愿意和他聊天的。
浅显来说就是,叶修看上韩文清了,但是他自己并没发现,直到那次职业选手聚会。





叶修不信命,但有些事躲不过的。


是命数,无可奈何。



一如苏沐秋的逝去,再如他对韩文清的感情。




他本一心为荣耀,怎奈得路上杀出个韩咬金。




韩文清性取向正常,他从来都知道。

可是感情也从来始于一方,他这么想。





第一赛季结束那天晚上,联盟的职业选手们组织了一次全体聚会,叶修和韩文清自然被要求参加。





聚会地点在一家KTV。是那种角落里的小歌房,墙壁上贴着各种被风雨冲刷数次的掉了颜色海报,映在地上的彩色灯光也因为年久积灰而暗淡许多,只有用塑料灯管连接成的KTV三字母在坚持明亮,即使T变成了ll。






原定在下午5点的聚会硬是被嘉世的一众人拖到了六点半才开始。当叶修他们找到地方时,他难得的没有对这店面展开嘲讽,而是看到了韩文清正在侧门那儿和一个女生交谈,叶修第一次见到模样如此尴尬且不知所措的韩文清。想必是遇到了那位姑娘的表白。






他本不当回事。但坐到沙发上,脑子里就会想到那个情景,他感到胸闷,像自己最心爱的东西被另一个人称赞,但那个人根本不了解这个东西对自己的意义,自己又没资格去指责人家一样。





敏感如叶修,发现了自己对韩文清的感情也许不仅是对手,朋友,甚至知己。他自己也说不清。





韩文清进了包间后,看到之前见过一次的叶修,便坐在他的旁边。




叶修心跳骤然提速,想了好几遍的见面语,话到嘴边,都变成了一句:





“老韩,帮我拿下那瓶矿泉水呗。”


真想扇自己一巴掌。






想一笔带过,假装从容地接过矿泉水的叶修,在拿水瓶的时候不受控制的手一抖,自己的手就已经半覆盖在了韩文清的手背上。




好暖和。






但一秒过后,叶修反应过来自己和韩文清现在的姿势有多暧昧。赶紧滑过韩文清的手,握住瓶身,把水瓶从韩文清手里拿了过来,喝了一口做做样子,就放到一边了。






叶修的手心眷恋着那温度,在棉质的裤子上蹭了几下,想留住那个温度。





韩文清倒对刚才的事倒不太在乎,但他刚才感觉到叶修的手很凉,于是把外衣脱下,披在叶修身上。叶修明显一愣,看到韩文清示意他把衣服穿上。





他礼貌性地冲韩文清笑了笑,就穿上衣服缩在沙发里。
他知道了,韩文清在看到那个女生时不知所措的原因,知道了韩文清于他的心中位置,知道了,韩文清对他的感情。






只是朋友。





叶修十多年来终究是做到了心中所念,不形于色。





徐徐告别,徐徐行走,徐徐落幕。





是时候对不堪回首的感情做个正式而庄重的告别了,即使那仅是叶修单方面的承认,即使它还从未开始。





叶修想到了小时候吃的冰糖葫芦,最开始舔了多少的糖稀,最后就咬到了多少的酸涩。










正如他对韩文清的感情。











评论(12)

热度(36)